[我勾引了爸爸](错误)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我蛮喜欢看一些有关乱伦的文章或影片,或许在这个虚伪且处处讲伦常道德
的现实社会中,那似乎是一种无形的解放。当然,我也让它在我的生活中发生。

  那个男人——我的父亲,正赤裸地侧躺在我的大腿上熟睡着。我一手抚摸着
微凸肚子,一手拨弄他略白的头发,我知这不伦的错误,都该有个了结。至少对
我那为了此事几度想要出家的母亲,应是如此。

  事情的发生,是在和我老公离婚后,我搬回家中开始……

  我不知自己到底哪一点不如建明——我的前夫外面的女人。不论我用什么办
法,他竟然连碰都不碰我。

  回到爸妈家之后,我几乎每夜酗酒,暂时性的酒精麻醉已成为逃避自我的最
好方法。虽然和建明离婚,我知道我实无法忘却和他缠绵的日子。

  那夜,我真的喝的不少,酒精浓度高的让我无法集中思绪,不过我要的就是
如此。

  「小敏,看你喝成甚么样子!」在我努力的爬上楼梯,走进屋子的同时,爸
爸有些愤怒的说着。

  望望墙上的挂钟,两点多了。

  「爸!你没去阿姨家睡啊?!」我望着父亲,傻傻的笑着。

  从我搬回家中一个多月来,倒是第一次看到父亲晚上留在家中。从事建筑的
父亲在外面拥有小老婆的事,是我从十四岁起就知道的。妈妈总是说我现在变的
如此,都是父亲所造的孽障。

  「妈睡了?!」

  「她说她要去山上庙里住几天!」爸爸看着报纸,不经意的说。

  看着电视上方录影机的PLAY灯亮着,而电视却放映着HBO的影片,我
知道爸爸又去租了些成人的带子在看,这点建明倒是跟爸爸很像。记得新婚后的
两个多月,我因尿急半夜起床上厕所,而发现建明竟在客厅一边看着影带一边自
慰着。

  (男人是有些变态的。)

  心中的想法,是早在我讶异的询问建明后的结论。

  想着想着,阴部不觉的竟有些异常湿润。

  「我去睡了。」我想我该和爸爸一样,需要一个没人打扰的空间来解决生理
上的需求。

  才走没几步,胃酸的浓液强烈的向喉咙涌进着,我急忙的找着可倾泄的东西。
爸爸见状,赶紧拿起身边的垃圾桶,向我走来。

  「你看你……」爸爸高音度的声音,惊醒了我淌泪的双眼。

  我擦了擦嘴唇的?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醋疟晃彝碌穆淼母盖祝蘖Φ乃底哦圆黄稹?br />
  「真是够了!」爸爸在扶我进房后,留下了愤愤的声音,走了出去。

  不知是躺了多久,酒精再度的发酵,强烈的刺激着昏沌的大脑,那股强烈的
呕吐欲望让我从房间冲入浴室。当然,我更顾不得在浴室里洗澡的父亲。

  我抱着马桶不停地呕吐着,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浴缸旁的地上,望着呆在一
旁的父亲,眼泪像是扭断开关的水龙头,不停的泛出。

  「爸!爸……我真的好难过。」我喃喃的说着。

  「建明都不理我,也不碰我。我真的那么糟糕吗?!」

  说完的同时,我扯开那已半湿的上衣,用力的将奶罩由肩牓向手肘拉下,整
个奶子随之弹出,我一边托着乳房,望着父亲说着。虽然它不是那么庞然,但却
没有因时间增长,而改变它挺立的型状,至少我是一直如此认为。

  「爸!我真的发育的那么差吗?」我爬向呆坐在浴缸里的父亲身边,不等他
的回答,抓着爸爸的手抚摸着我的奶子。

  「我小吗?爸!告诉我,为什么建明都到外面找别的女人?它不够挺吗?」

  「小敏!你……算了,别再想了,感情是很难讲的。」爸爸似乎有些感到窘
惑,咽了咽口水。抽回他的手说着。

  「连你也讨厌我!」我靠在墙上,有些歇斯底里的哭了出来。

  「我那一点输给其他的女人!」我一边说着,一边扯下裙子,向下褪去。

  「小敏!你在做什么?!」爸爸提高了他的声音,警告着我继续的动作。

  「爸!我是您女儿,连你也不愿正视我的身体吗?!」我任性的不理会父亲
的反应,继续脱下底裤。

  「爸!告诉我。你有那么多女人,我和其它女人有什么不同!你看我一样是
用它来尿尿,不是吗?」

  我用双手极力地分开阴唇的花瓣,让肉洞大开的喷洒着金黄的尿液。

  「敏儿,你这样子很伤身子的,回房换件衣服,睡吧!」爸爸从浴缸中走出
来,蹲在我身旁搂着我,深怕我再做出什么似的。

  「我不要!」

  我整个人无力的趴在爸爸的腿上,双手搂着爸爸的腰部,酒精刺激头部的疼
痛,让我不得不摇晃着脸去磨擦着父亲的大腿,以减少些许的醉意。

  或许是接二连三的动作,爸爸被我弄有些春心荡漾。蓦然间,我发现爸爸胯
下的阴茎像是弹簧般的向上举动着,也不知是否是酒精作祟的关系还是我想证明
些什么,我竟用舌尖轻轻地往爸爸的阴茎舔去。

  爸爸整个人像是被电到般的颤抖了一下,接着迅速推开我的头。

  「小敏!你……回房去睡,快点。」

  「爸!我要。我已经好久没有了。」我拨开爸爸的手,整个人顺势将父亲压
向地上。

  「小敏…这是不对的。」父亲一边忙着用手撑着地板,有些迷惘的望着我。

  我根本不理会爸爸顾忌些什么,也忘却那些世俗道德是否允许,双手从大腿
游动至父亲的胯下,前后的套弄着阴茎。说实话,那时的我为何会如此大胆,我
到现在也是无法想透。

  淫靡的气氛,暖了着整个心中的欲火,口交手淫的更替,让爸爸放弃了说服
我的念头,而慢慢的移坐在浴缸边延上,抱着我的头,双腿大开的享受着我的服
务。

  看到爸爸黝黑的阴茎异常坚挺,让我蛮讶异他的精力依然如此充沛。我用舌
尖不断地绕着龟头末端的神经颗粒,延着阴茎上的血管由上向下的舔弄。

  爸爸的老二并不如我老公——建明的粗大,但令我感到有趣的是他的阴茎上
有着一颗半大不小的痣,而痣上长着几根短短粗粗的毛。我好奇的用手摸摸,竟
是有些刺人。

  「阿姨一定很幸福。」我邪恶的笑着。同时握着爸爸的阴茎,将它导向我早
已湿润渴望的蜜洞里。

  龟头刺入的刹那,我竟感动的想哭。久违肉体交接的感受,竟是那么的令人
着迷。

  我用力的将腰部往下沉着,极度好奇的想要用阴道感受那类似羊眼圈的阴茎。
久未做爱的蜜洞,传来像撕裂般的快感时,我才知道原来变态的不仅是男人。

  「噢!爸……好舒服!」随着阴唇的翻动,我不禁满足的喊着。

  「回房间做吧!」爸爸一手环抱着我的屁股,一手扶着我的背,抱起我说着。

  饥渴的我,顾不得爸爸是否抱的住我。他一边走着,我一边扭动着臀部,享
受着因走路震动所带来快感。

  爸爸看到我的浪样,边用手拍打着我的臀部,同时挺动着腰,配合着我的扭
动。

  「爸,打我吧!我是个坏女儿!」随着阵阵拍打的着热,我忘情的喊着。

  「你这个浪蹄子!」爸爸把我放在床上,使劲的用阴茎抽弄着。

  阴道受爸爸快速进出的刮动,瞬间带出好久没有的高潮。微热而多淫水,父
亲满意的微微的笑了。

  「感觉怎么样?」爸爸放慢了抽动的速度,轻轻的在我耳边问着。

  「好舒服。」我眨眨眼。

  「爸,你那个痣……弄的我好爽……」

  「还有更爽的。」爸爸看到我的浪样,淫笑着说。

  接着僵直了身子,逐渐加速摇动着腰与臀部,阴茎抽动的方式由大幅度进出
改成深入式的密集磨擦。子宫口连续撞击的快感,及阴道璧肉的骚痒,让我迅速
感受到另一波高潮的前奏。

  我不禁提高屁股迎合着爸爸。

  「用力些……爸……快!」我哭喊着。

  像吸食大麻般的快感,迅速由脊椎末端传向脑部。

  「噢……」我紧抱着爸爸的腰部,喊出高潮后的愉悦。

  爸爸被我阴精袭击后,龟头不断微微膨胀着,我知道我就快能得到白色洗礼。

  「小敏……我……要出……来了……」

  爸爸迅速的拔出他的阴茎,整个身子向前顷着的挪向我的口中。

  我迅速的含着他的阴茎,只感到爸爸的小弟弟顽皮的在我口中抖动着喷出一
股又一股的浓精。

  「小敏……太棒了。」爸爸一边搓弄着阴茎,一边喊着。

  我望着父亲,用舌头舔着残留脸边的精液,心中虽是几许悸动,但一切都已
发生了,就让它恣意去解决吧!你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