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的捆绑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第一章

  几个星期前,我和我的朋友们在一个市区的酒吧里面聚会,这时候,迈克走了进来,一些女孩子都
认识他,因此邀请他和我们坐在了一起。他长得很帅气而且彬彬有礼,但是我在男人的面前总是很害羞,
算是有些天真无知吧,因此当他注视著我的时候,我的脸红了起来,耳朵也烧得厉害。

  第二个星期,我在街上偶然又碰到了他,因為我很喜欢他所在的公司,因此碰见他的时候,我还是
有些高兴的。他看上去对我也颇有兴趣,但是他表现得还是很友好,我们在街道上随便聊了几句,他就
问我:「我们能不能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聊一会呢?」我不知道他想谈些什麼,但是还是指向了街道拐角
处的一家酒吧。我们一人拿了一杯啤酒,坐了下来,简单的寒暄过后,迈克说他知道我很需要一笔钱来
支付读完护士学校的费用。我记得我从来没有和他提过这些,这让我觉得很不安,但是作為政府临时雇
员的佣金是很难供我读完护士学校的,我不得不承认这件事实,於是我努力摒弃心中的不安,艰难的挤
出了几个字,「是的。」

  然后就窘迫的低下了头。

  也许对他来说,我是一个长得很漂亮而且有著魔鬼身材的女孩子,但是我平平常常的谢过了他,就
打算告辞了。这时候他阻止了我,并且使我确信他并没有要我一起睡觉的意思。这倒是让我感觉好过一
些,可是——為什麼不呢?我似乎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如果他不是想要自己得到我那美妙的身体,那
他想要的是什麼呢?把我租借给别人?他把我当成什麼了?我绝对不是淫贱的女人。

  他抿了一口酒,然后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他告诉我他的职业是摄影师,他按照特定的要求照相并
且以此来获得高价收入。他最大的生意就是為女人们拍一些穿著特定服装和饰品的照片,把它们卖给有
著特殊要求的客户并强调说他的照片中不包含性和裸体。「那麼你告诉我这些干什麼呢?」我问道,「
我又不是模特。」他说他在我的身上发现有一种天生的可爱,可以在他的照片中很好的表现出来,他追
求的是自然的美丽,所以他选用的都是业餘的模特。他所想要做的仅仅是让我穿著特殊的服装拍一些照
片,為了让我安心,他告诉我照片中不但不会包括性,而且我还可以带著一个朋友来旁观。我起初还怀
有疑心,但是当他告诉我4个小时的拍摄可以达到多少报酬的时候,我就开始考虑可能性了。

  我并不擅长讨价还价,而且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寻找一份待遇如此丰厚的工作。

  但我还是很严肃地问:「不会有性和裸体,而且我可以带朋友来参加?」他坚定地望著我的眼睛,
回答道:「绝对不包括性和裸体,而且你可以带朋友来。」有一种东西让我相信了他所说的话,我记下
了他的工作室的地址,答应了他会在周六早上九点钟去他那里。  我和朋友厄玛约好了到时候一起去
那里,但是没有告诉她详细的经过。那个早上,我起来的很早,并且用了比通常更多的时间来淋浴。我
洗得干干净净,梳理好头发,小心翼翼的化了妆。打扮好以后,我开始想象著我拿到钱以后可以做的事
情。当最后走出淋浴间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快要迟到了!我急速穿上了衣服,抓起钱包,冲出了门外。
我自己没有车,而这个时候坐公交车肯定是来不及了,我只好叫了出租车。那个司机看了地址后奇怪的
望了我一眼,然后就发动了车子。天空是阴暗的,而交通又显得拥挤不堪,我的手心出了很多汗,手掌
不停的攥紧又松开。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深深吸一口气,徐徐的吐出来,头脑里得乱七八糟的念头总
算少了很多。最后车子停在了一条全是破旧房屋的破旧的街道上,而我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我想要找
的门牌号潦草的写在了一扇木门上面钉著的纸板上。

  我走出车子,付了车钱,司机看著我似乎想说些什麼,但是踌躇了一下,仅仅嘟噥了一句「谢谢」
就开走了车子。我四处望著,寻找著厄玛的身影。但是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甚至一辆停泊的车子。我感
到了孤独,开始紧张起来,还差五分钟就9点了,可是我的朋友还没有到。她不可能自己已经去了那里,
因為没有我在,她不知道去做些什麼. 我拨了电话,查询了我的语音邮件,看看是否有厄玛的留言。—
—确实有,在我淋浴的时候,厄玛食物中毒了,她不得不在家里休养,她说她感到很抱歉,希望我能够
原谅。我翻看著钱包,希望能打电话叫她回来,但是我身上的钱根本不够打电话了,我甚至都不能告诉
她我要做的是什麼事情。

  我越来越紧张了,我孤孤单单的站在这里,除了卧床休息的厄玛以外,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即使
是厄玛也不能帮上我的忙。这里没有出租车停泊,如果星期六会有公共汽车经过这里的话,这里距离车
站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呢!风卷起地上的枯叶,那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上更显得凄凉,厄玛的未能同行更
是我有一种感觉——第二天警察会发现我的尸体。

  我努力使自己振作起来,迈克还在等著我,爽约是违背我的原则的。他会怎麼样伤害我呢?我的朋
友认识他,厄玛知道他的地址——即使她不认识他这个人。

  我有什麼好担心的呢?我举起拳头,用力敲了一会门,门开了,迈克笑著站在了门口,我很想告诉
他对於我的迟到我是感到如何的抱歉,但是看著他友好的笑容,我又什麼都说不出口。我冲他也笑了笑,
握了一下他的手,走进了他的工作室。

  里面是一间很小的屋子,沿著一面墙有一个空空的柜台,一架公用电梯穿了过去,天花板上悬掛著
一盏昏暗的灯,但是屋子里大多数光线都来自那脏兮兮的窗子。

  迈克走到窗前看看街道,然后锁上了门,他拉住我的胳膊走到电梯前。当他问到我是否带了朋友同
来的时候,我几乎都要惊慌失措了,我想对他撒谎,想告诉他她去给车子加油了,一会就会回来,但是
我知道这没有什麼用处,於是我告诉了他全部的真相,包括厄玛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们走下电梯的时候,空气中充满了奇异的寂静,唯一的声音就是我们的脚步声,迈克领著我走下
长长的走廊,我一面紧紧跟著他,一面想如果我大声尖叫的话是否有人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在接近走廊
尽头的一扇门前,他停了下来,开了门,扭亮了里面的灯。

  里面是一间20平方英尺大小的屋子,屋子右边摆著照相机和三角架上固定著的灯,墙和地板都覆
盖著光滑的布料,墙角有一个长桌,上面摆满了皮带和绳索,我想那大概是布景吧。他递给我一些衣服,
跟我说这就是我的服装,指给我更衣室让我去自己换下来。

  我脱下我的衣服,放到掛鉤上,换上了红色的,天鹅绒料的衬裤,裙子不知是用什麼材料制成,很
柔软,很合身。我扎好皮带,上面点缀著点点的青铜。然后把长发梳到背后,鼓起勇气,准备面对即将
从事的工作。

  「我弄好了,迈克。」当我走进工作室的时候,我跟他打著招呼。

  「好的,你过来一下,我调试一下光线。」我走过去,面对著他。他看著我的身子,轻轻吹了一声
口哨,脸上露出了微笑。他叫我摆出一个造型来,然后调试著他的设备。过了一会,机器轻轻响了一下,
他说了一句「ok」,我这才知道自己的样子已经被拍摄了下来。

  第二章

  他叫我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来,然后从不同的角度加以拍摄,大约20分钟以后,已经有了许许多
多的照片,他叫我休息一下然后走向了长桌。我自我感觉非常好,这真是轻松的工作,而且报酬又很好。
这时迈克转身走了回来,他的手里拿著一副手銬. 「啊!」我的声音震颤著,「这是用来干什麼的?」

  迈克看出了我眼中的恐惧,他很温柔的说:「这不过是一副手銬,一个小小的道具。」

  「道具?」我几乎叫了起来,「我认為道具仅仅是一个花瓶或者其他的摆设,我并没有签约要和这
种变态的东西打交道。」他仍然很平静的说:「这并没有什麼变态,我的客户中很多人都喜欢看到女孩
子被捆绑起来或者束缚著,这有什麼不好?没有人受到伤害,来,看看这里。」

  他走到照相机后面角落里的一个橱柜旁,取出了一叠照片,那里面全都是漂亮的女孩子们被捆绑起
来并且堵著嘴。而有些女孩子还是锁链加身或者全身缠绕著塑料胶带。我异常的震惊,放下了照片,抬
头看著天花板,心中充满了厌恶。

  他提议我再看看那些模特的脸。我很不情愿的听从了他的意见,这一次我很仔细地看了照片,我发
现没有一个女孩子流露出担心或者受伤害的神情,尽管有些人是在演戏。无论她们的肉体受到怎样的束
缚,她们看上去都不是被强迫的,她们的脸上自然而然的微笑著,仿佛她们的嘴没有被塞住,她们的身
体没有控制在绳索的捆绑下。当我再一次翻过这些照片时,我终於发现她们实际上是在享受这些。

  最后放下照片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松弛了下来,我转向迈克,凝视著他。

  「很对不起,凯瑟琳,你知道了我卖的是这种类型的照片,但是我应该更直率一些的,我不想让你
很快的知道这些,那会让你误解的。你实际上没有什麼好担心的,我是一个合法的商人,如果你不愿意
继续做下去,我会按时间付给你应得的报酬,那麼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他以商业性的口吻提及了金
钱,这使我想到我是不是太轻率了一些,迈克相信厄玛知道我和他在一起,我会得到很好的报酬并且这
不过是生意。考虑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垂落了肩膀,「好吧,迈克,我们可以继续了。」

  迈克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我的左腕,然后把它銬了起来,随著另外一声轻响,我的双手就被冰冷
的手銬固定在了一起。钥匙串在了他的钥匙环上。我按照他的指示,我高举我被链銬的双手向看不见的
主人求饶,把胳膊举过头顶展示我的魅力,拖著铁链不屈的微笑著。按照我们事先约定的,迈克并没有
侵犯我,即使我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下了。他仅仅是告诉我摆出哪些姿势来拍照。我穿著定制的衣服,被
束缚著,赤著脚站在一个空空的破房子中,在一个荒凉的区域,听从一个支配了我的自由的人的吩咐,
在我的一生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处境。

  但我的内心深处不知道怎样一种情感活跃了起来,我的情感开始波动,这大概和我身上的手銬,服
装和所有的一切有关,可我不知道為什麼会这样,我只知道我感觉到我的生命更加鲜活,更加重要,甚
至,有些奇怪的是——更加有力量。

  第三章

  迈克重新布置好照相机,他又一次的拿过手銬,把我的手拉到背后,手腕相贴,紧紧地銬了起来。

  这一次我几乎又不能呼吸了,因為他銬住我的双手的方式,我的胳膊已经不能弯曲了,而且我的胸
部被迫向前突出,那种麻酥兴奋的感觉已经越来越侵入了我身体的内部。迈克帮助我站了起来,摆出不
同的姿势:向前弯腰,笔直站立,甚至前后左右晃动让我的胸部和手銬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中。这让我感
到很疲惫,但我还是努力的露出笑容。

  当他从背后拍完照片后,他说道:「好了,让我们现在做一些活动,让我看看你是怎样跳舞的。」

  我并不会跳舞,但是既然他想让我这样做,我还是打算试一试,我回想了一下我在电影中看过的舞
蹈,慢慢的抬起右腿直到与地面平行,旋转左腿轻盈的转了半圈面对著他,然后放下了右腿。这个动作
让我更有信心了,我又努力抬起左腿,一点一点抬高举过头顶,銬住的双臂在身后保持著平衡。过了一
会,我放下腿,双腿分开,膝盖向后弯去,手銬在背后,手指指向地面。当腰弯到可以面对著相机的时
候,我慢慢的向右扭动身子,并努力垂下左肩,然后又向左扭动,同时弯下右肩,每一个动作都让我的
胸脯向前突出,我喜欢这种乳房在衣服的下面来回晃动的感觉,布料的摩擦让我的乳头膨胀了起来。迈
克把相机对住我的胸部,我很喜欢他这样做,他一直在嘟噥著:「太棒了,你做得太好了,继续。」他
不停的按动著快门,并没有意识到我身上发生的变化。被缚的感觉產生了奇异的感官刺激,仿佛身体的
每一处毛孔都洋溢著美妙的冲动。

  我旋转著身体,注意力都放在我那突出而没有丝毫防御的胸部上,在面对相机的时候,我兴奋的噘
起嘴唇,眼睛中露出愉悦的神色,因為手銬的束缚,我不能使用胳膊,但是可以热烈的舞动著我的肩膀,
乳房和腹部,直到全身瘫软在地上。

  时间过得很快,迈克解下了我的手銬,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让我们换一种方式吧。」

  「哦,不!」我久久的凝望著手銬,「难道这样就结束了麼?」

  「呵呵,当然没有。」他笑了起来,「第二幕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先休息一下。」

  当束缚完全解除的时候,我安静了下来,我的手上并没有留下伤痕,但我慢慢的揉搓著手腕,轻轻
甩动著胳膊,直到几分钟以后我感觉到没有丝毫的不适,就对迈克说可以开始了,接著他告诉我让我站
在桌子旁边。

  第四章

  当我走到桌子跟前的时候,他舒展了一下胳膊,放下手,手指灵活的转了一个圈,我顺从的转过了
身去,把背部留给他。我用餘光注视著他取过了一长卷黄色的绳索,大约有半英寸粗。当我意识到它是
用来把我捆绑起来的时候,我又开始发抖了,我垂落我的胳膊,把双手交叉放在背后,但是迈克把我的
手举了起来,在背部的中央与地面平行。在他整理绳索的时候,我就一直保持著这个姿势。

  他把绳索的中央并成了一个环,放在我手腕的下面,然后用另外一端环绕我的手腕穿过绳环,用力
拉紧,使我的双手紧紧地并在了一起,然后反方向绕了四圈,我只感觉到绳索深深勒进了肉中。疼痛,
血流不通的肿胀,麻木一起传来。

  他在末端打了一个结,我的身体随之停止了颤抖,因為我似乎已经沉浸在身体内部的那种难以言喻
的狂热之中了。

  迈克又拿了一条更长的绳子,合并成双股,打了一个绳套,套在我的头上,我惊异的看著它从我的
脸颊旁边经过,落在我的胸脯和胳膊上,他把它拉直并且绕著我的身体用力捆了两圈,一圈在我胸部上
方,一圈在下方。最后在我胳膊中间固定打结。绳索的末端从我的手腕垂下,轻轻磨擦著我的下体,它
提示著我他的捆绑工作还没有结束。他在我的手腕上绕了一圈,向上提起,也固定到刚才的那个结上。
我惊讶的发现我的双手被吊了起来,它使我失去了更多的活动自由,但却使我感到更加舒服一些。

  我以為已经结束了,可是迈克又拿过一条双股的绳索,并拴到那个大大的绳结上。从我的右肩拉到
胸前,把乳房上下的绳索缠在了一起,又从左肩绕到身后,捆在我的手腕上。我可以看到身前的绳索形
成了一个¥,他在捆绑我的胸脯和胳膊的时候,巧妙的使我的乳房突出,我可以感觉到它们骄傲的肿胀
了起来。当所有的绳索都加诸我的身上,而我丰满柔软的胸脯高高地耸出时,我感到自己更像一只市场
上的小鸡了。

  迈克向后走了几步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工作,当他的目光掠过我的全身时,我的脸颊甚至耳朵都烧
了起来。「嗯,还不错。」他扶著我跪了下去,裙裾散落在我的身子周围。我的手和胳膊都无法动弹,
但我似乎喜欢上了这些。我陶醉在自己的无助中,所有的紧张和恐惧都已经烟消云散,当迈克在拍摄他
的照片的时候,我必须像照片中的那些姑娘们一样表现的迷人一些,其实这样子很容易,我轻松的展现
著我动人的笑容,因為奇妙愉悦的欲望和情感正蔓延过我的全身。我开始陷入了幻想中,想象著自己坐
在这里,四周都铺满了长长的,五顏六色的花瓣,我坐在花中显得像一个小小的洋娃娃,蜜蜂们飞来飞
去,她们的翅膀轻擦著我的脸和臂膀,我轻声吟唱著,用脸和身体接受著她们的抚爱。或者我可以引来
整个蜂群,她们轻轻碰触著我的皮肤,在我兴奋的颤抖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她们毛茸茸的身子。蜜蜂越
来越多,整个的盖住了我的身体,我不得不剧烈的挣扎起来,想摆脱那些虚构的昆虫。迈克令我安静了
下来,他温柔的话语把我重新带回了现实,我摇摇头,驱散了脑中荒诞的念头,继续做出各种姿势来。

  第五章

  我希望我在服饰和绳索的打扮下面会显得很漂亮,并且忍不住的想象起来照片会是什麼样子,也许
它们会使男人兴奋起来,哦,天哪,这样的念头让我的心里直发抖。我走进了另外一种幻想中:我在一
个房间中骄傲的展示著我被紧紧捆绑著的身躯,那些曼妙无比的姿态使得房间里面的男人陷入了狂乱。
也许全美国的男人们都会在屋子里面激动地翻看著我的写真集,疯狂的想要得到我。我不知道他们到底
会想些什麼,我也不会去试著猜想,我只是看到他们凝视著我的照片和脸上露出的微笑。

  我接下来又设想著一个酋长把我从奴隶市场上买走,安置在他的卧室中,他的妻妾们都来看我,但
我没有丝毫的不安,我静静的跪在那里,我身上绳索的束缚就像是代表著某种荣誉的徽章。我紧紧地抿
著嘴唇,目光投向远方,周围的一切都对我构不成丝毫影响,那些妻妾们大声的讨论著我的身体的魅力,
以及酋长将会对我怎麼样。

  当这个情节渐渐淡出视野的时候,我又开始想象一个奴隶贩子把我绑架了,卖到里约热内卢去跳桌
舞。我绝对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於是准备逃跑,但是因為身上的重重镣銬,发出的响声让我的计划失
败了。他们恼怒的把我牢牢的捆在了地上,手足都动弹不得,在房间里面放进了蛇,打算用这种办法让
我屈服。当我看到蛇从他们的篮子里面爬了出来的时候,我努力的并紧我已经捆得很紧的双腿。

  这时,迈克又告诉我让我安静的坐在那里,不要动弹得很厉害。我这才又从梦境中醒了过来。

  我想安静一些,集中精力,不再去胡思乱想,但是我的口干得很厉害,我用舌头舔著我的口腔,想
用口水来润湿一下,却没有什麼效果。我舔了舔已经发干得嘴唇。迈克忍受不住了,生气地说了句:「
我看你简直就是在糟蹋我的胶片!」

  我歉意地对他笑了一下,他放下了相机,过来问我是否感到很渴,我点了点头,肩膀上的绳索勒得
我哆嗦了一下。他取来了一杯水,放到我的嘴边,我迫不及待的喝干了它。我喝完以后,迈克把水杯放
回到桌上,拿来了一个橡胶球,它的中间有一条皮带穿过。

  第六章

  哦,我知道那是做什麼用的!我在相册里面看到过它!还没来得及想太多,迈克已经命令我把嘴巴
张开了,我刚想抗议,他已经把球塞进了我的嘴里面,把皮带从我的脑后扣住。我努力适应著这一次对
我的尊严的侵袭,而迈克又回到了相机前面调整著什麼. 我知道在我摆造型的时候不需要说话,可是对
於他事先没有提醒我就对我这样做,我还是感到很生气,我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ち系交嵴庋舛晕彝耆还剑?br />敢打赌他这样做是因為对我的不老实和注意力分散感到恼怒。但是我已经无法抱怨,甚至不能绷起脸来,
我几乎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了。我用舌头舔了一下口中的球,它明显的非常干净,不是一般人用来对付狗
的那种。这让我感到还舒服一些,因為皮带并没有绑住我的嘴角,这样子我还可以轻轻的咬著球,舌头
也可以在球的背面来回移动。它并不像我所担心的那样散发出橡胶的味道,而且被塞住嘴有一个好处:
我不用再去被迫摆出什麼样子来了。我仅仅可以露出一种傻乎乎的表情来。每个人都能看到照片上的我
看上去是多麼的愚蠢。这也太过分了!塞口球让我笑不出来,我过后会告诉迈克这一点的,也许要等到
他给我报酬以后。

  迈克在相机里面放进了一卷新的胶片,对我说道:「好了,现在跳最后一支舞蹈。」他弯下身子想
帮助我站立起来,但是我努力摆脱他的手以表明我自己可以做到。即使我被捆绑堵嘴,我也想向他证明
我并不是什麼都不能做——虽然我说不出来。我跪了起来,慢慢的伸出左脚,把身体的重心都放在上面,
然后慢慢迈出右脚,身体直了起来。因為手和胳膊都绑在身后,很难掌握平衡,我在站立的过程中身体
摇晃了几下,迈克想要伸出手来扶稳我,但是看到我自己已经站起来了,他又把手缩了回去。

  我转过身来,直直的望著他。双脚之间的距离大约有6英寸宽,感觉上去这一次最后的表演并不容
易,因為我的胳膊和身体绑得太紧了,我根本什麼都做不好,实际上,我所能够做到的仅仅是前后左右
的扭动身躯。由於我就能做出这几种动作,迈克也就简简单单的拍了几张照片,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我慢慢的跪了下来,坐在我的小腿上,牢固的捆绑让我兴奋的神经都要燃烧起来,绳索下面的皮肤
开始刺痛,但是却给我的感官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小腹处的绑绳使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心脏剧烈的
跳动著,我的乳头硬了起来,变得敏感之极。迈克走过来想要為我摘下橡胶球,但我盯著他坚决的摇了
摇头,他奇怪地看著我,又想為我解开绳结,我又摇了摇头,把我的身体从他的手下挪开。

  他向后退了一步,终於明白了些什麼,眼睛亮了起来,微笑著在我耳边悄语:「那好吧,我晚一会
再回来。」

  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房间里面剩下了无边的寂静,我又是孤身一人了,并且身上捆绑了绳索,嘴
里还堵著东西。我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可是绳子绑得很紧,很结实,正如我想要的一样。我对自己的处
境感到非常地满足,我沉溺於身体上的痛楚,快感一次一次的冲击著我的下体,我开始第一次痉挛……【完】
摄影师